中国观察:下半年将迎来持久贸易磋商

彭博行业研究 2019723

如今,中美贸易争端迅速得到解决的希望越发渺茫。如果贸易僵局被证实将长期存在,则今年下半年及之后的经济增长前景将明显恶化。政策上将面临两项当务之急的调整,即将重点转回到刺激措施以对抗周期性减速和稳定就业。鉴于生产加速转移出中国的风险加大,当前更大的挑战在于如何重新调整长期增长模式。

  • 我们的基本假设情景是,美国向2500亿美元中国商品征收25%关税的做法将持续较长时间。在此情况下,中国2019年经济增长预计将放慢至1%,2020年则将降至6%以下,至5.8%,低于我们4月份在贸易谈判破裂前所做的预期,当时的预期是今明两年经济增幅分别为6.4%和6.2%。
  • 财政和货币支持力度可能会加大,而政策的回应力度将取决于就业情况。
  • 若贸易协议未达成,人民币则可能走软,其兑美元汇率可能突破1美元兑7元人民币关口。不过中国人民银行很可能会控制贬值幅度,以避免汇率调整失衡和资金外流。

 

贸易争端升级,经济前景恶化

全球两个最大经济体如今在贸易谈判中几乎没有退让的迹象。美国在5月已将价值2000亿美元中国的进口商品关税从10%上调至25%(使得新加征关税的中国进口商品总价值达到2500亿美元),并威胁将对其余商品也征收关税。作为报复,中国对美国进口商品也征收了新关税。双方僵持不下的局面还蔓延到企业层面。

1:中国经济增长情景分析

我们下调了经济增长预期,以反映负面外部冲击将持续存在的潜在可能。

  • 出口在今年前4个月勉强增长2%,预计之后还将大幅减缓。预计2019年全年出口将下降8%,逆转2018年增长9.9%的趋势。
  • 国内需求方面,消费可能将随贸易争端压力增加而减缓。预计2019年消费将增长8%,与今年前4个月增幅一致,但弱于2018年9%的增长。
  • 投资可能加快,公共支出增长将抵消并超过贸易争端对非政府制造企业支出减少的拖累。预计2019年投资将增长9%,高于今年迄今3%的增幅,也高于2018年全年5.9%的增长。

2:中国各省级地区受国际贸易影响情况

美国加征关税对中国各地经济影响并不一致,沿海富裕地区所受打击最为严重。广东、上海、浙江、江苏和福建等地区受美国市场影响最大。整体来看,出口占上述地区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8%以上,远高于18.2%的全国整体水平。而该部分地区占中国GDP总额的三分之一以上。

 

政策缓解压力

中国经济在2019年一季度曾短暂出现企稳迹象,促使决策者在当时做出暗示,政策关注重点有可能将从周期性支持而转向应对较长期的结构问题。然而之后的形势持续恶化,意味着该调整可能为时过早。

政策支持的最终目标是保持就业稳定,这也是维持社会稳定的关键。今年3月两会期间,中国政府正式将稳定就业列为最重要的政策目标。就业数据出现承压迹象,意味政府需要进一步给予政策支持。

我们预计监管机构将采取广泛措施来支持经济,包括:

  • 财政方面,政府可能会改变当前较为节制的节奏,加快基础设施支出。鉴于今年1月份和4月份已分别下调了个人所得税和增值税,今年进一步减税的空间较为有限。
  • 货币政策方面,我们预计中国人民银行将于今年年底前将存款准备金率再下调150到200个基点。此外,我们认为降息可能性也有所上升。若美国不撤销关税政策,中国央行可能会将利率最高下调50个基点,在今年第三和第四季度分别下调25个基点。
  • 在常规的刺激政策外,监管部门可能还会辅以针对性措施,扶持那些受贸易争端打击尤为严重的行业。

在周期性支持外,政府还需要解决贸易争端带来的中期挑战。美国征收的高关税有可能将加快制造业向中国以外的地区转移,特别是那些身处低利润率行业的企业。这将促使中国调整生产模式并努力与其他贸易伙伴建立更紧密的联系,同时也需要采取相应政策措施以促成该转变。

 

风险偏下行

诚然,并不能完全排除结果不会那么严重的可能性,但美国仍然可能只是暂时提高关税。若果真如此,那么对中国经济的负面影响或许仅限于两个季度,中国全年经济增长所受到的负面影响也会降低。对所有中国出口至美国商品短时间征收25%的关税,仅意味着经济增长将出现短暂下滑,尽管下滑幅度较大。

尽管如此,我们的观点还是经济增长所面临的风险偏向下行。

  • 迄今为止,本轮放松周期的经验显示,政府加快公共投资的难度比之前那些周期要大得多。若公共投资增长力度不足以抵消非政府领域投资的减缓,则经济增长有可能降至我们的基本预测情景之下。
  • 最坏情景下,若美国针对所有中国出口至美国商品的较高关税长期存在,则影响将更为严重。中国2019年经济增幅甚至有可能探底6%。
  • 中国的高负债和结构性失衡制约着政策。这可能会在短期内限制财政和货币刺激的支持。另一种可能是在公共支出的推动下,宏观杠杆增加,经济增长构成的失衡加剧,从而增加较长时期内的金融稳定风险。

 

7并非不可想象,但需减速慢行

自5月份贸易争端升级以来,人民币持续面临下行压力。鉴于经济前景恶化,而且为支持经济增长,预计政策将进一步放松,因此人民币贬值并非意料之外。

尽管如此,迅速贬值尤其是兑美元汇率破7,则有可能给监管机构制造严峻挑战。中国人民银行官员一直在淡化7这一关口的重要性。但投资者和企业都在密切关注汇率靠近该水平时央行的反应,希望寻找有关汇率前景的线索。风险在于,破7将导致汇率预期失去稳定参考,引发人民币出现更大幅度贬值而导致的资金外流的担忧。

中国监管机构在风险方面很可能将会非常谨慎。即便如此,若贸易争端无法解决,人民币汇率则可能跌至7以下。在此情形下,我们预计中国人民银行会向市场发出信号,弱化7作为关键心理关口的重要性,并强调将对剧烈波动予以关注,同时允许市场在人民币定价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

本文由彭博经济学家舒畅、万千和曲天石撰写,首发于彭博终端。

亲身感受彭博终端带来的非凡体验 预约演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