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动性风险管理的发展演变

在2007-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政策制定者加大力度实施改革,加强金融行业的抗冲击能力。然而,虽然金融业已经充分理解市场风险、信用风险和操作风险,并实施了成熟的框架和模型,但由于流动性风险具有系统性因素,因此最难建模及应对。

为了解决这一难题,用以遏制流动性风险的诸多全行业监管法规业已出台。这包括证券交易委员会法规22e-4,这一法规推动行业参与者逐步修改其框架,将市场影响置于核心地位;国际证券委员会组织2018年准则,该准则是多家监管机构更新流动性风险应对方法的依据;以及欧洲证券和市场管理局流动性压力测试准则,其中提出了缓解系统性风险、减少传染风险、加强全球金融体系的端对端框架。

尽管这些政策在加强流动性风险管理方面取得了长足的进展,新冠疫情在全球范围内给资产管理机构带来了超出监管可控的压力,改变了市场对风险的认知。随着波动率持续推高、买卖价差走阔,以及交易成本大幅提升,交易商提供流动性的能力明显受到限制。即使交易所交易量不低,获取流动性的成本依然飙升。有鉴于此,流动性风险也对资产管理机构构成商誉风险,特别是在未得到积极管理的情况下。拥有健全的基金流动性风险管理已成为管理机构的先决条件,同时,各利益相关方对证明风险已得到适当管理的需求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强烈。

随着利率上行、通胀担忧和地缘政治紧张关系加剧,在当今市场中,流动性风险已成为首要考量。千变万化的市场环境使流动性风险评估备受瞩目,因其为基金更好地预期和管理基金负债需求奠定了重要基础。

流动性风险管理框架

来源:彭博LQA数据,截至2022年4月

任何流动性风险管理方法的主要目标都应基于以下原则:

• 产品应当易于理解,并满足投资者的需求

• 投资策略应履行并反映承诺

• 应防止和管理潜在的流动性错配,保护投资者利益。

披露是问题的另一关键,这里不仅指对监管机构的披露。投资者可以选择参与流动性较低的资产,但必须在充分了解情况的基础上作出这一决策。披露应力求全面,涵盖基金的主要特点、不同类型资产流动性枯竭的可能性、开放式基金遭遇大额赎回的潜在影响,以及大额流入期间超量现金的稀释效应。基金经理对投资者负有披露责任,如果未能提供充分的披露,将会有损商誉和投资者关系。

基金筹集流动性的能力取决于是否能够以合理的成本和市场影响,在特定的时限和动态的市场条件下从标的投资撤资。市场流动性变幻莫测,往往两极分化,使这一过程错综复杂。虽然市场流动性分析已有长足发展,但对基金负债的分析仍然受限,原因是数据匮乏或过度依赖不具可用性的历史赎回,来对未来的赎回作出预测。缺乏高效的数据管理,最终会阻碍企业准确预测投资者的资金流入和流出。

为基金经理提供正确的流动性数据

通过利用先进的数据,并扩充最初为监管合规开发的框架,企业应有能力全面、主动地管理业务中的流动性风险。

作为有效解决方案的示例,彭博流动性评估工具(LQA)使用先进的金融模型,纳入范围更加广泛的证券,包括没有数据或近期几乎没有交易活动的证券。该模型利用来自全球各渠道的大型已执行交易数据库进行训练,并每天校准以快速捕捉不断变化的市场环境。

这个彭博模型包括三个参数:价差敏感性、价格影响敏感性和价格影响指数。该模型还具有三个解释性变量:买卖价差、波动率风险和参与率。其优势和目的是识别预警信号,针对多维度流动性概念形成更全面的视角。这需要首先评估流动性比例,再估计流动性成本。流动性比例取决于三个因素,即待售出投资组合的流动性、售出金额和清算策略。需要指出的是,流动性比例是相对于交易制约和清算时间表(或交易结构)而言。

一般来说,流动性成本以交易成本衡量。然而,在流动性压力测试方案中,由于是基于交易成本模型,这一衡量指标仅具有理论性。因此,可以通过事后流动性成本进行补充,亦称为有效成本。

如果资产管理机构缺乏足够的数据,就需要使用回归和先进的建模方法来设定参数值。LQA模型在业界广泛应用于监管合规。由于该模型由数据驱动,因而去除了主观性,并可提供更加稳健、经得起推敲的流动性评估。

在寻找最佳流动性风险方法时,管理机构必须全盘考虑如何在适当的环境下合理获取正确的数据。流动性风险评估已日益成为资管机构监管合规和主动管理流动性风险框架的重要组成部分,在较为动荡的市场尤其如此。

本文系由汇丰资产管理高级风险经理Thierry Ciszewski为Risk.net撰写,获彭博授权刊发。

亲身感受彭博终端带来的非凡体验 预约演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