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我们习以为常的银行业

据说中国正准备发行自己的比特币?

实际上,中国的计划远不止于此。与其他任何加密货币一样(且在该意义上与战俘营里的香烟一致),即将到来的数字货币将是一种“代币化”货币。不过相似之处也仅限于此。最早可能会在2020年推出的加密人民币,将得到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央行的全面支持,中国政府的征税也会为货币币值提供支撑。其他国家的政府势必也会接受这项有力的提议。

数字人民币的研发工作已持续了五年,而且中国的准备工作已接近完成,数字货币即将推出。除此之外,人们对此知之甚少。普遍的认识是,这一代币将基于私有区块链,这类P2P网络将被用于共享信息并验证交易,中国人民银行负责控制其中的参与者构成。起初,这一数字货币将通过银行体系提供,并将取代部分实体现金。鉴于中国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等二维码数字钱包无处不在的现实情况,推行数字人民币并不会很难。

虽然起步规模可能会很小,但数字人民币却有可能将颠覆传统银行业,并将颠覆布雷顿森林体系之后、自1973年以来一直所熟知的全球浮动汇率体系。难怪对中国而言,区块链和人民币数字货币,按照Sanford C. Bernstein & Co.的金融科技分析师Gautam Chhugani的说法,会成为“国家战略重点,几乎达到互联网的水平。”

自17世纪金匠银行家在伦敦出现以来,银行业最关键的一样东西一直是账本,里面存放着不可辩驳的记录,以便在信任不存在的情况下建立起信任。当温哥华的彼得同意向新加坡的保罗付款时,他们不得不通过一连串彼此互有关联的中间人来完成这个过程,因为这个世界上并不存在一份他们两个人都在上面的账本。区块链的分布式账本让信任变得不那么重要。保罗只要生成一个密码,然后将它的加密版与彼得共享,彼得就可以使用这个密码来创建一个数字合约向保罗付款。庞大且昂贵的代理银行网络因此变得多余,尤其是当每年企业间跨境转账金额高达124万亿美元的情况下更是如此。想象一下,这将会为生产效率带来多大的提升,又会为给金融机构带来怎样的威胁。

中国并不是唯一跃跃欲试的国家。摩根大通旗下的区块链平台Quorum的一个应用便是快捷、低廉的跨境支付结算,新加坡金融管理局目前正在通过这个以太坊平台来运行Project Ubin,对央行数字货币进行探索。虽然这些努力尚处于早期阶段,但若有迹象显示区块链技术能够同时处理大量交易,那么未来数字货币不仅可能会取代现金,还可能取代银行准备金。

到那时,游戏规则将彻底改变。留在央行的准备金是由接受储蓄存款的商业银行保留在央行的。而数字人民币,也可能是新加坡元或印度卢比,则有可能避开这一体系,使得任何一位数字货币持有者都能够在央行有存款,从而有可能会让政府成为零售客户的垄断性货币提供商。正如国际清算银行总经理Agustin Carstens最近指出的那样:“如果央行成了所有人的存款银行,那么央行可能也会成为所有人的贷款银行。”

但是,央行为什么会想要让自己的银行系统降级呢?以欧洲和日本的情况来看,一个可能的答案是,无论如何负利率都已经在这样做了。商业银行得不到利润,因为虽然央行为保留它们的准备金而收费,但银行却无法轻易将这些负利率转嫁给自己的储户。如果全球经济长期陷入停滞,那么官方的数字货币至少将成为绕开商业银行且放松货币政策的一种有效方式。

还有一个更现实的原因可能是,科技进步让现状变得难以为继。就在Facebook宣布了被称作另类美元的Libra数字货币项目之后,中国便加快了其国家加密货币研发的步伐,这绝非巧合。Facebook的项目也许有些异想天开,而且Libra已经在监管碰壁。不过如果他们以类似本地7-Eleven便利店的Spotify礼品卡这样的方式来提供数字货币,那么对于那些能够被跨境接纳、币值相对于一篮子国家货币稳定,而且可以用于全球贸易和投资的代币而言,自然会有需求出现。早晚有一天,硅谷会有人取得成功,且在这一过程中新兴市场货币主权的面纱将被揭开。

改变不会止步于银行业和货币政策。代币交易将通过虚拟名进行:如果央行想看到谁在哪里花了钱,它便能够做到。现金交易的匿名方式不复存在。虽然这会让洗钱者和恐怖分子的日子不太好过,但同时也会成为惩罚政治维权者的一个工具。与此同时,货币作为外交政策武器的威力会有所减弱。那些邪恶国家会渴望得到能够绕开银行而使用的加密货币,如此一来,这些国家就不必受制于那些生怕违反西方国家制裁决定的银行。正如哈佛大学的经济学家Kenneth Rogoff所言,科技“即将颠覆美国利用对其货币的信心来追求更广泛国家利益的能力。”

一个翻天覆地跌宕起伏的十年即将到来,且不仅仅针对银行业和货币,还有隐私领域和政治。

本文作者:Andy Mukherjee是彭博新闻评论负责工业企业和金融服务领域的专栏作家

亲身感受彭博终端带来的非凡体验 预约演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