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G中的“S”到底代表什么?

最近ESG投资引起不少市场关注,但对这一投资领域的解释并没有很多。E代表的含义很容易猜到,那就是环境(Environment)。G是指公司治理(Governance),虽然较为难记,但至少足够具体。相比之下,S既难猜又不易界定:它就是社会(Social)。这个词含义广泛,从性别平等、劳工权益,到为贫穷国家慈善组织提供新融资方式等不一而足。过去它是市场的边缘体,如今KKR、Vanguard资产管理、天利投资(Columbia Threadneedle Investments)等大型投资者都创设了专注于社会问题的基金。企业逐渐认识到,S的崛起意味着做坏事的代价可能越来越高。

1. 整体框架是什么?

社会投资这个话题下面有许多分支,但共同的理念是资本主义除了回馈股东和提供股权回报外,还有其他义务需要履行,即投资者和企业需要考虑他们对顾客、雇员、地方性社区团体及整个社会的影响。虽然不同标准的社会投资活动可能专注于劳工标准、LGBTQ(性少数群体)权益或反腐,但是他们都在传达一个共同的信息,那就是企业的运营需要得到这些互相重合的不同群体的支持,若此类“许可”受到威胁,可能会影响企业的利润额。

2. 这并非新鲜事,不是吗?

与此类投资相关的组织行动可以追溯到几十年前,其中包括瑞典的一家教会附属组织在1965年启动的面向欧洲散户投资者的基于伦理道德的共同基金,以及1971年在美国推出的Pax World基金。这类基金排除那些做出特定伤害行为的企业,后来此类投资被称为社会责任投资(SRI)。到现在,企业的商业运作模式受到越来越多监管,更多公司采用了企业社会责任(CSR)政策。与此同时,一些投资者倡导的所谓“影响力投资”,也不再仅满足于不作恶,而是希望企业对社会做出积极贡献。

3. ESG投资与之前的行为有何不同?

当ESG逐渐被政策制定者、监管机构和更多投资者接受时,最大的变化在于SRI、CSR和影响力投资都被归类在ESG之下。ESG策略更为数字化,通常涉及到对一家公司的多方面信息予以打分,包括碳排放、工作环境安全性以及董事的性别构成比例等。就实务操作而言,SRI更为具体,它会排除烟草公司等产品不利于社会发展的企业,或者会关注具体的目标,例如历史上由于种族隔离而抵制南非产品的行为。

4. 如何将ESG中的“S”与其他因素比较?

由于政策制定者越发关注气候问题,对环境的考量已经成为了焦点。但一些人认为,投资者现在应该把关注点转向社会可持续性,不仅因为这是一件正确的事,还因为其能带来财务上的好处。近期德意志银行的一份报告显示,当获得投资者关注时,ESG中的社会因素可能成为下一个“大事件”,该观点认为投资于关注社会因素的企业可以获得更高的长期汇报。所谓社会因素,即这些企业有没有照顾好自己的员工或是否对顾客和更广泛的环境承担起责任。

5. 在社会领域,什么是热点?

影响力投资是一个快速增长的行业,据全球影响力投资网络的统计,截至2018年末,该行业的资产总规模超过5,000亿美元,但是相比ESG投资策略超过30万亿美元的规模来说,这不过是小巫见大巫。在美国,KKR于今年8月推出的首支全球影响力投资基金所募资金额超过了10亿美元的目标。据彭博汇编的数据,债券市场最近也对社会投资张开了怀抱,此类债券流动规模升至近400亿美元,几乎全部都是在过去三年发行的。专注于社会投资的债券主要分为三大类:

  • 社会债券:发债筹资所得必须全部用于改善社会福利,需直接对脆弱、边缘化、底层的或被排斥的弱势人群发挥积极社会影响
  • 社会影响力债券:为特定项目筹集资金,资金偿付与该项目是否实现目标挂钩
  • 可持续性债券:所有筹集到的资金将被全数用于环保或社会活动。

6. 对社会因素的关注会为企业带来什么风险?

当企业被发现做出不利于社会的行为时会遭到惩罚,这不算什么新闻。但由于人们对ESG认知度的提高,加上社交媒体的信息传播能力,做坏事的影响可能变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大。近期穆迪的一项分析表明,在该机构评估的8万亿美元债券中,社会因素构成较高信贷风险。穆迪表示,新兴市场政府、医疗保健供应商、重工业企业和消费类企业的社会相关风险最高。

7. 当前的变化是什么?

更好的数据和更准确的定义是实现此类投资活动增长需要改进的两大因素。据法国巴黎银行的一项调查,46%的资产所有者和管理公司认为,社会因素是一个最难分析的领域。纽约大学Stern商学院的学者在2017年一项研究中表示,相比E和G,S的数据落差更大。该研究发现,现有的数据关注于哪些指标是便于衡量的,而非有意义的。此外,数据也缺乏连续性。目前采取的推动措施包括欧洲当局称他们将继可持续金融分类之后,使用一种覆盖社会因素的分类方式,尽管这种方式在短期内还无法实现。而可持续会计准则委员会(SASB)等机构也在寻求大范围采用标准化报告模式,把社会因素也纳入其中。与此同时,还有许多新的方法正在试验阶段,例如ETF会与慈善机构共同设计仓位,作为回报,此类基金的投资费率将有所下降。

本文作者Tom Freke 和Caleb Mutua,首发于彭博终端。

亲身感受彭博终端带来的非凡体验 预约演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