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债务违约为何卷土重来

本文由彭博新闻社撰写,首发于彭博终端。

在多年债务攀升之后,中国企业正面临现实的考验。为遏制中国金融市场风险,国家主席习近平于2016年开启去杠杆进程,打击不受监管的放贷行为——即影子银行,并收紧了资产管理相关政策。这使得一些公司筹资偿还已有债务的难度加大,并导致2018年债券违约数创下历史新高。2019年上半年,政府采取措施试图缓解流动性紧张局面,从而让形势稍有缓和。然而在经济增长放缓等因素的推动下,中国的违约风险仍将上升。

  1. 问题有多严重?

很严重,而且有可能会恶化。2019年上半年,就有超过550亿元的地方政府票据出现违约,其中包括20家发行机构是首次违约。去年违约债券金额高达创纪录的1,220亿元左右,是2017年违约金额的四倍多。民营企业占去年全部违约的90%以上,而且该趋势仍在持续。

  1. 原因何在?

主要在于流动性紧张。投资人和银行通常更青睐国有背景的借款人,且当前仍不愿意向民营的中小企业放贷。中国政府于今年5月下旬意外地出手接管包商银行,是二十年来首次出现的接管事件,更进一步降低了许多投资者对于风险的容忍度。尽管AA评级企业(在中国被视为垃圾级)的收益率自2018年4月份以来已经降至最低水平,但最高评级与较低评级的公司票据之间的一年息差在包商银行被接管后有所扩大,反映出市场的避险情绪。与此同时,更大范围的整体经济增长一直在失去动力,实力较弱的企业预计将遭遇资金紧张且还款压力增大的局面。

  1. 违约事件重灾区在哪里?

在上一个违约事件的高峰期,2016年,大多数违约事件都出现在煤炭和钢铁等产能过剩的领域。而这次范围更广。根据彭博汇编的数据,2018年违约金额最高的两家企业是石油企业上海华信国际集团和煤炭企业永泰能源。今年,中国民生投资集团340亿美元债务面临偿付压力,该集团企业的资产范围广泛,包括房地产、航空和医疗保健等。该公司4月时表示,在未能及时偿付、且旗下子公司的贷款方要求立即偿还一笔贷款之后,其美元债券触发了交叉违约条款。

  1. 何以至此?

自习近平主席的前任为应对全球金融危机而大开信贷闸门以来,中国企业的债务增长已至少持续十年时间。当年信贷激增让中国经济得以保持增长,但同时也付出了代价。到2017年末,企业信贷与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从十年前的101%一路升至160%的创纪录水平。习近平主席及其副手在2016年承诺,为降低经济风险,将遏制企业的过度借贷行为和金融市场的杠杆率。政府就贷款发放和管理发布了指引,其特定目标就是要遏制中国规模高达10万亿美元的影子银行生态系统。

  1. 违约上升的影响是什么?

有迹象表明,监管机构对于借款人在境内外市场债务违约的容忍度有所提高,因此潜在投资者正重新评估风险。投资者也对中国债券发行者的财务报告质量抱持更加审慎的态度。中国证监会调查发现,总部位于江苏省的光电材料制造商康得新复合材料集团在2015年到2018年期间,虚增了119亿元人民币的利润。

  1. 政府是否已经介入?

是的,但还未直接采取救助行为。自2018年7月以来,监管部门已通过下调银行存款准备金率等措施向金融市场注入流动性。监管机构为银行提供现金,并要求他们增加中小企业贷款。自包商银行接管事件之后,为应对流动性冲击,中国最高金融监管机构要求大型银行和券商为规模较小的同行提供流动性支持,这些中小型银行是企业债务的主要购买者。未来的挑战在于,该如何鼓励市场驱动的行为来解决企业债务问题,而不是强化国有主导金融系统的旧有形象。

  1. 破产机制在中国如何运作?

跟据当前程序,有困难的企业在法庭接受破产重组申请后有最多9个月时间与各方就重组计划达成一致。如果无法达成一致,则宣布破产,触发清算流程。而政府深度参与的重大重组案例,以及银行由于不想承担损失而不愿寻求法庭监督下的重组计划,都会引发担忧。据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称,实际操作中,该过程有可能要长得多,而且对于一些国有资产,境外投资者的执行权力有限。

亲身感受彭博终端带来的非凡体验 预约演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