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tt Toms | 巴克莱银行 | 简化亚洲股票交易流程

卖方数字化转型

Matt Toms
亚洲现货股票执行负责人 | 巴克莱银行

Matt 2008年加入巴克莱银行,从事股票营运及股权交易方面工作,后从伦敦迁至香港担任目前职务。


人际交往永远不会完全消失,这在过去18个月已经展现得淋漓尽致。


Q. 请向我们介绍一下您的工作内容以及您工作中的重点关注事项。

我负责运营巴克莱银行亚太区现货股票执行平台,我们在整个亚太地区均有交易业务,亚太地区对公司而言非常重要。我的目标是通过算法交易为客户提供优异的业绩表现。通过经验丰富的销售交易人员,我们力争提供卓越的客户服务,尽可能使亚洲股票交易简单、直接。

Q. 您对自身工作的哪些领域感到骄傲,同时又面临什么样的挑战?

我相信尽可能高效的股票执行可以提升客户业绩、降低成本并释放更多资源。2020年上半年,虽然工作环境分散且交易量创纪录增加,但我们仍然很好地满足了客户的要求。作为团队一员,我感到非常骄傲。在市场最需要经纪商的时候,能够在客户身边提供支持,使我们赢得了可信、可靠的美誉。巴克莱在澳大利亚、中国内地、香港、韩国股票市场的份额都跻身第一线。在日本股票市场,我们也很荣幸成为前三大券商之一。

在从伦敦搬到香港后,我面临的最棘手问题之一是亚洲的监管环境不同且难以互相协调。这需要我保持审慎,并不断适应瞬息万变的外部环境。

亚洲的资源是另一个挑战,尤其是当全球新冠疫情仍在持续的情况下。在香港,吸引并留住优秀人才比过去困难很多,人们因为出行方面的问题而搬家,或者打算搬离香港。

科技的发展可以让交易员根据掌握的技能或不同客户需求而扮演不同角色,高频交易、程式交易和电子销售交易员之间的界限越来越模糊。

Q. 现在卖方的流程仍然高度手工化。可以采取什么措施来减少人工错误、克服瓶颈?巴克莱对于这个问题给予多大的重视?

在理想世界中,整个交易周期应该是完全的直通式处理。然而,其前提是买卖双方数据完美。任何在委托、配置、账户设定或起息日方面的错配都会导致流程中断,需要进行人工干预。

在巴克莱,我们拥有一套全面且同质性的技术栈,在全球用的是同一个销售、交易、确认、配置和结算系统。这有助于为我们客户提高从前台到后台的效率。稳定性是巴克莱的关注重点。量化基金客户期待我们在任何时候都能处理好他们海量、复杂且全自动化的交易。我很高兴能够告诉你,虽然2020年交易量达到创纪录水平,我们的系统对亚洲接近零停机的部署应付自如。

有一个目前仍然高度人工化的流程是引导客户和了解客户(KYC)。我相信金融科技可以在辅佐银行的解决方案中做出贡献,而不是构成威胁。双方合作既可以帮助银行应对具有挑战性的问题,又能帮助金融科技企业获得相对稳定且能够实现其理念的重要合作伙伴。

Q. 未来的交易中科技将扮演什么角色?您打算如何通过科技来创造收入?您认为五年后会发生什么?

科技给散户投资者创造了机遇,使得大量机构电子交易能够出现在不同的市场和产品当中,为买方和卖方创造了操作空间。

我相信未来几年最大的驱动因素将是简化全客户流程,自动化FICC交易。过去十年,股市在这方面有了长足进步。我们已经看到电子交易执行的兴起,通过中央风险台实现客户资本的自动化处理,增加销售交易员在不同执行渠道的一致性。

但即便如此,金融业仍然是一个服务行业,人际交往永远不会被完全排除,这在过去18个月已经变得愈加明显。计算机和自动化能帮助交易员和销售人员在分散化的环境中工作,但视频电话毕竟和面对面的交流不同,当你有一个金额庞大或复杂的交易指令要下时,你希望对话的是活生生的人,而非一台机器。

Q. 交易和执行部门如何转向更高价值的任务?您所处的行业今年最主要的趋势会是什么?

FICC市场有了很大的改善,实现自动化的时机已成熟。一名信贷交易员无需去定价那些完全可以自动化的小额交易,这使得他们可以把精力放在大额且利润丰厚的大宗交易,或更加结构化、复杂的交易上。这种情况多年前已经发生在股市,如今在信贷市场上也开始普遍出现。

科技的发展使得交易员可以根据所掌握的技能或不同客户需求而扮演不同角色,高频交易、程式交易和电子销售交易员之间的界限也变得越来越模糊。随着企业对系统内资本的运用,以及通过收购多元化产品/国家敞口,大宗交易、股票资本市场和银团交易未来仍将是关注重点。

Q. 未来一年存在哪些机遇?

中国金融市场的开放仍然会是一个很大的机会。投资者将关注股票借贷和融资、衍生品及大宗交易。

我认为急需发生改变的三个领域,一是中国股票借贷和融资 ,在这个相对发展不完善的市场,亚洲证券业与金融市场协会(ASIFMA)扮演着领头羊的角色;二是订单流付款,以及零佣金券商的不当激励结构;三是交易所垄断以及对主要交易所的依赖,尤其在韧性和故障转移方面。


亲身感受彭博终端带来的非凡体验 预约演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