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博经济学家:中国经济能否长期增长取决于“聪明”的投资方式

彭博经济学家曲天石和舒畅撰文称,在中国,依靠快速增长的投资活动拉动经济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随着资本形成的放缓,现在的任务是从较少的资源中尽可能获得更多产出。从长远来看,提高生产率对经济至关重要。成功的关键在于将更多的资源用于研发和服务领域,并鼓励私人公司增加投资。目前这个方向上已经有一些迹象显现,但是还需要做更多的事情。

  • 资本形成的放缓可能会延续到下一个十年。
  • 工业领域资产回报率下降,基础设施进一步投资空间有限以及政府的长期去杠杆化目标是主要的阻力。
  • 本报告中,笔者研究了资本支出的过去和未来趋势,并提出了有关如何通过投资拉动经济增长的见解。

中国资本存量增长率

资本形成——经济增长的重要贡献者

2018年中国的资本存量约为1990年水平的20倍,这为突飞猛进的投资活动打下了基础。

  • 在1990年至2018年期间,资本存量以每年10.2%的平均速度增长。
  • 在实施了4万元人民币刺激计划保护经济免受大金融危机的冲击之后,资本存量的增长在2009年至2011年间达到顶峰。
  • 在1990年至2018年期间,资本形成对GDP增长的贡献率升至40%以上,并在2009年至2011年达到约45%的高位。
  • 增长是由需求和生产方面推动的。关于前者,投资产生了对生产商品的需求,从而带动了产出。对于后者,资本存量的增加意味着产能提高。

投资放缓将持续下去

自2015年以来,资本形成的增长一直在放缓,2015年至2018年间的年均增速下降至7.9%,2007年至2014年间的年均增速约为12.4%。笔者预计减速的趋势将长期持续。

  • 由工业部门主导的第二产业固定资产投资持续放缓,从2007年至2014年的平均超过20%降至2018年的6.2%。
  • 根据基于官方数据的计算,近年来,工业部门的资产回报率有所下降,自2015年以来约为6%,而2007年至2014年间的资产回报率介于7%至9.5%之间。
  • 考虑到传统工业部门正面临产能过剩,我们预计资产回报率将进一步下降并在未来几年保持较低水平,这会降低投资动机。

公共投资减速是造成资本形成放缓的部分原因。中国的人均基础设施投资目前已接近发达经济体的水平,这意味着增加支出的余地减少了。公共投资在2018年增长不到5%,2019年前三个季度同比增长类似,远低于2014-2017年年均近19%的增幅。

中国控制经济杠杆的长期目标是另一个因素。为此中国央行把信贷扩张目标增速控制在与名义GDP增长相一致的水平,此举暗示信贷活动对投资的限制可能多于以前。

中国工业企业的资产回报率和固定资产投资

来源:国家统计局, 彭博

对于下一个十年,效率至关重要

资本形成的减速意味着必须提高投资效率,以促进经济的全要素生产率。自2016年以来,中国的研发支出增长一直快于固定资产投资总额。2018年,研发支出增长11.6%,超过固定资产投资5.9%和资本存量6.5%的增幅。

服务行业也值得更多关注,其吸引的投资份额相对较低。根据笔者的计算,该行业固定资产投资的平均增长率在2015年至2018年期间为3.6%,远低于整体固定资产投资的7.8%。上述估算基于第三产业的固定资产投资,不包括基础设施投资。加快在信息传输和教育等技术领域的支出,可以间接提高经济的全要素生产率。

工业企业的资产回报率—民营企业 vs. 国有企业

资料来源:国家统计局, 彭博

最后,需要给予私营部门更大的投资激励。尽管私人公司通常拥有更高的资产回报率,但是自2014年以来,私人资本支出大部分时间一直落后于国有企业的支出。增加私营部门在总投资中的份额将提高经济的资产回报率,从而有利于经济增长。

关于作者

舒畅,彭博亚洲首席经济学家,常驻香港。曾任职于国际清算银行、香港金融管理局以及英格兰银行。

曲天石,彭博高级经济学家,主要关注中国。他曾任职于澳新银行,研究经济与金融市场。并在中国人民银行有8年相关工作经验。

亲身感受彭博终端带来的非凡体验 预约演示